从2008到2022:女排三连败与接商业广告过多有关系

北京时间7月30日,《体坛周报》副总编辑曹亚旗、中新网体育总监卢岩做客搜狐体育奥运会特别节目《从2008到2022》,谈到近日有网友认为女排三连败与球队接商业广告过多有关的话题,两人进行了深入剖析:

主持人:东京奥运会一路都精彩,处处皆有可以借鉴欣赏的地方,但是路边的野花不要采。有一个命题作文得先完成,昨天中国女排三连败2:3不敌俄罗斯奥运代表队,网上有一种声音说,失利与这个奥运周期以来中国女排的过度商业化有关,接了太多广告。当然我们在电视里也看到了,具体到比赛的输赢尤其是在大赛之中的输赢跟商业化开发有没有关系,先请卢老师谈谈您的观点。

卢岩:首先我可以旗帜鲜明地回答您这个问题,没有什么关系。对于主要处在举国体制下的中国运动队,接广告可能是件引人注目的事情,但放在欧美竞技体育范畴之内,运动员很大一部分收入来源就在于商业赞助,如果没有商业赞助,这个运动员没有自己的经济支持进行竞技训练。其实这个事本身不是问题,更重要的问题在于备战的环节或者比赛或者临场发挥的环节,这就是另外一个问题。

主持人:刚刚卢老师提到有关接广告的问题,比如国外的一些运动员包括运动项目需要通过商业化开发来保证生存和训练备战。中国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中国国家队的备战是国家出了很多钱,起到了主要的保障作用,主要的训练安排还是在国家这块。这样一种情况下,广告怎么接,或者接多少为多,有一个限度吗?

曹亚旗:我想起几年前我们采访前任排管中心徐力,他曾经说过一个细节,当时为了启动排球超级联赛,几乎把排管中心账面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了,才能让这个联赛相对正常的运营下来。当时为了给联赛拉一些赞助,需要到处求赞助商。我们经常看到网上有一些讨论,出成绩的时候一片赞扬之声,包括商业广告都来了;不出成绩的时候大家觉得哎呀没人关注了,这个运动怎么跟我们的预期差距比较大了,赞助商望而却步了。这些都不是一个良性的东西。再者说了,接不接赞助、有没有广告跟大家的预期以及广告商对队伍的定义有一定的关系,确实是无可厚非。既然有这么多广告愿意找上门来,说明这个队伍在一定的时间段内吸引了足够多的外界目光,有市场价值。

回到当初徐力主任说的,如果当时有这么多钱投入到女排当中,会不会对排球联赛有很大帮助?从绝对数字来说,女排的后备人员也不是特别多的,也不是说有大批的苗子涌现出来,供不同级别的国家队和省市队选择,人员也是很紧张的。让她们有相对更好的比赛、训练环境,有相对来说好的收入,这样可以吸引到更多的人。毕竟是一个职业,难道只谈奉献不谈个人收入?不能用这样的眼光看待事情。她们的成绩和预期造成广告商的涌入,本身无可厚非。至于广告和她们的成绩有没有直接关系?我们应该详细去梳理一下,为了配合广告投入多少时间精力。比如拍一个广告用了几天时间,而这个时间段是你本身休假调整的时候还是训练时间。抽出来两三天拍一个广告,拍了十个广告可能一个月浪费了。如果有这样的数据,有事实了,才能去说是不是广告拍摄影响了训练。本身就是大赛之后的休赛期调整期,三天五天去拍一个广告没什么关系。本身就是调整期。拍广告还可以用另外一种心态在另外一个环境中见识到另一面的自己,帮助她们放松,无可厚非。这种事情上一定要知道所有的真相,之前节目里面多次说过,我们评价一个事很简单,动动嘴皮子就行了,实际上背后的东西我们不了解就不要轻易去下一个定论。

主持人:有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所谓多到底是多少,大家说多,多是一个概念,一个多不多,三个多不多,五个多不多,十个多不多?拍这些广告是不是由相关部门来指派完成的?是不是符合队伍的备战计划和规划?或者说这是不是由其它上级主管部门要求她们来拍这个广告?央视放的广告应该不是说一个教练或者几个队员大家就自己定了,应该是一个集体行为。不知道具体情况的话,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曹亚旗:我们知道很多超级明星和超级队伍在成绩下滑的时候都会受到这样的质疑,首先就会说他们是不是不把心思放在训练和比赛上了。我们要拿出数据来说话,拍了十个广告,那如果集中在三五天之内拍完十个广告,对于训练比赛不会影响太多。但是如果在十个月内或者五个月内,每两个月或者一个月就要拍两个广告,每次拍广告用两三天时间,那训练各方面可能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我们得把这个事情了解清楚,再去下定义,到底影响没影响。如果正常在闲暇时间配合拍个广告,无可厚非,不会因为这个影响了训练,导致在比赛场上发挥有点失常。

主持人:对于我来说,由于相关的信息也没有,唯一因为拍广告而造成影响比赛影响备战的情况,就是运动员在其中受伤,这样会对比赛成绩产生影响。

曹亚旗:我听说过别的运动队出现过运动员去参加综艺节目,首先彩排就不止一次,另外可能在现场待的时间比较长,三四天下来在之后训练的一段时期内,正常的生活、训练节奏被打乱了。本来很规律的是晚上10点睡觉,结果综艺节目一直录到晚上12点,影响休息,导致大赛当中出现成绩滑坡。但这个是建立在确实有事实的数据拿出来,比如三、四天去彩排,彩排的时间量跟正常睡眠时间出现冲突,造成生物钟被打乱。

卢岩:早些年间我参与过综艺节目的录制,和广告还是不太一样,综艺节目的录制大家可能看是几十分钟,但实际录制需要很长的时间,包括每个细节或者有不满意的地方需要反复录制,耽误的时间确实比较长。广告相对来讲影响没有这么大,刚刚说到广告问题,我突然想到一个事情,还是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我印象中一个比较大的品牌推出一系列的广告,主题是“我能”,最后发现所有拍了“我能”系列广告的运动员基本都输了,包括当时国乒,特别王皓输给柳承敏之后,坊间舆论,主要是互联网的BBS,对王皓的批评达到了最顶峰。我们希望就事论事,不要出现所谓的墙倒众人推的情况,这是很令人遗撼,甚至说有一点令人心寒的。

主持人:这个话题可以翻篇了,总结这个话题的时候我想起韩寒说过一句话,别拿你的爱好来挑战我的专业。在训练备战包括比赛的安排上,无疑教练员、运动员是最有发言权的,他们的饭碗就是这个,他们也不会轻易为了一些钱愿意打破自己的饭碗,给自己的职业生涯蒙上一层阴影。 (搜狐体育 李博譞)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0]

踩一下[0]